下面这些诗行好歹是他撩拨出来的,  如

  下面这些诗行好歹是他撩拨出来的,正如这十年来大多数的诗行好歹是他撩拨出来的!

  我等候你。

  不妨事了,你先坐著吧,

  我望著户外的昏黄

  这阵子可不轻,我当是

  如同望著将来,

  已经完了,已经整个的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脱离了这世界,飘渺的,

  你怎还不来?希望

  不知到了哪儿。仿佛有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一朵莲花似的云拥著我,

  我守候著你的步履,

  (她脸上浮著莲花似的笑)

  你的笑语,你的脸,

  拥著到远极了的地方去……

  你的柔软的发丝,

  唉,我真不希罕再回来,

  守候著你的一切;

  人说解脱,那许就是吧!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我就像是一朵云,一朵

  枯死——你在哪里?

  纯白的,纯白的云,一点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不见分量,阳光抱著我,

  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

  我就是光,轻灵的一球,

  要你灵活的腰身,

  往远处飞,往更远的飞;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什么累赘,一切的烦愁,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恩情,痛苦,怨,全都远了,

  像一座岛,

  就是你——请你给我口水,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沈……

  是橙子吧,上口甜著哪——

  喔,我迫切的想望

  就是你,你是我的谁呀!

  你的来临,想望

  就你也不知哪里去了: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就有也不过是晓光里

  开上时间的顶尖!

  一发的青山,一缕游丝,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一翳微妙的晕;说至多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也不过如此,你再要多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我那朵云也不能承载,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你,你得原谅,我的冤家!……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不碍,我不累,你让我说,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我只要你睁著眼,就这样,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叫哀怜与同情,不说爱,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在你的泪水里开著花,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我陶醉著它们的幽香,

  与绝望的惨酷。

  在你我这最后,怕是吧,

  这也许是疑,竟许是疑。

  一次的会面,许我放娇,

  我信我确然是疑;

  容许我完全占定了你,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就这一晌,让你的热情,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像阳光照著一流幽涧,

  我不能回头,命运驱策著我!

  透澈我的凄冷的意识,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你手把住我的,正这样,

  毁灭的路;但

  你看你的壮健,我的衰,

  为了你,为了你

  容许我感受你的温暖,

  我什么也都甘愿;

  感受你在我血液里流,

  这不仅是我的热情,

  鼓动我将次停歇的心,

  我的仅有的理性亦如此说。

  留下一个不死的印痕:

  疑!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微

  这是我唯一,唯一的祈求……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好,我再喝一口,美极了,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多谢你。现在你听我说。

  她的一滴泪,

  但我说什么呢,到今天,

  她的一阵心酸

  一切事都已到了尽头,

  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

  我只等待死,等待黑暗,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还能见到你,偎著你,

  我粉身的消息传到

  真像情人似的说著话,

  她的心里如同传给

  因为我够不上说那个,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你的温柔春风似的围绕,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这于我是意外的幸福,

  我还是甘愿!

  我只有感谢,(她合上眼。)

  疑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因为

  上帝他也无法调回一个

  话只能说明能说明的,

  疑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更深的意义,更大的真,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朋友,你只能在我的眼里,

  枉然,的一切都是枉然,

  在枯乾的泪伤的眼里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认取。

  虽则我心里烧著泼旺的火,

  我是个平常的人,

  饥渴著你的一切,

  我不能盼望在人海里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值得你一转眼的注意。

  任何的疑想与祈祷

  你是天风:每一个浪花

  不能缩短一小寸

  一定得感到你的力量,

  你我间的距离!

  从它的心里激出变化,

  户外的昏黄已然

  每一根小草也一定得

  凝聚成夜的乌黑,

  在你的踪迹下低头,在

  树枝上挂著冰雪,

  绿的颤动中表示惊异;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调啾,

  但谁能止限风的前程,

  沈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他横掠过海,作一声吼,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著

  狮虎似的扫荡著田野,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当前是冥茫的无穷,他

  像是同情,像是嘲讽,

  如何能想起曾经呼吸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到浪的一花,草的一瓣?

  我自己的心的

  遥远是你我间的距离;

  活埋的丧钟。

  远,太远!假如一只夜蝶

  有一天得能飞出天外,

  在星的烈焰里去变灰

  (我常自己想)那我也许

  有希望接近你的时间。

  唉,疑心,女于是有疑心的,

  你不能不信吧?有时候

  我自己也觉得真奇怪,

  心窝里的牢结是谁给

  打上的?为什么打不开?

  那一天我初次望到你,

  你闪亮得如同一颗星,

  我只是人丛中的一点,

  一撮沙上,但一望到你,

  我就感到异样的震动,

  猛袭到我生命的全部,

  真像是风中的一朵花,

  我内心摇晃得像昏晕,

  脸上感到一阵的火烧,

  我觉得幸福,一道神异的

  学亮在我的眼前扫过,

  我又觉得悲哀,我想哭,

  纷乱占据了我的灵府。

  但我当时一点不明白,

  不知这就是陷入了爱!

  「陷入了爱,」真是的!前缘,

  孽债,不知到底是什么?

  但从此我再没有平安,

  是中了毒,是受了催眠,

  教运命的铁链给锁住,

  我再不能踌躇:我爱你!

  从此起,我的一瓣瓣的

  思想都染著你,在醒时,

  在梦里,想躲也躲不去,

  我抬头望,蓝天里有你,

  我开口唱,悠扬里有你,

  我要遗忘,我向远处跑,

  另走一道,又碰以了你!

  枉然是理智的殷勤,因为

  我不是盲目,我只是疑。

  但我爱你,我不是自私。

  爱你,但永不能接近你。

  爱你,但从不要享受你。

  即使你来到我的身边,

  我许向你望,但你不能

  丝毫觉察到我的秘密。

  我不妒忌,不艳羡,因为

  我知道你永远是我的,

  它不能脱离我正如我

澳门金沙4166.am ,  不能躲避你,别人的爱

  我不知道,也无须知晓,

  我的是自己的造作,

  正如那林叶在无形中

  收取早晚的霞光,我也

  在无形中收取了你的。

  我可以,我是准备,到死

  不露一句,因为我不必。

  死,我是早已望见了的。

  那天爱的结打上我的

  心头,我就望见死,那个

  美丽的永恒的世界;死,

  我甘愿的投向,因为它

  是光明与自由的诞生。

  从此我轻视我的躯体,

  更不计较今世的浮荣,

  我只企望著更绵延的

  时间来收容我的呼吸,

  灿烂的星做我的眼睛,

  我的发丝,那般的晶莹,

  是纷披在天外的云霞,

  博大的风在我的腋下

  胸前眉字间盘旋,波涛

  冲洗我的胫踝,每一个

  激荡涌出光艳的神明!

  再有电火做我的思想,

  天边掣起蛇龙的交舞,

  雷震我的声音,蓦地里

  叫醒了春,叫醒了生命。

  无可思量,呵,无可比况,

  这爱的灵感,爱的力量!

  正如旭日的威棱扫荡

  田野的迷雾,爱的来临

  也不容平凡,卑琐以及

  一切的庸俗侵占心灵,

  它那原来清爽的平阳。

  我不说死吧?再不畏惧,

  再没有疑虑,再不吝惜

  这躯体如同一个财虏;

  我勇猛的用我的时光。

  用我的时光,我说?天哪,

  这多少年是亏我过的!

  没有朋友,离背了家乡,

  我投到那寂寞的荒城,

  在老农中间学做老农,

  穿著大布,脚登著草鞋,

  栽青的桑,栽白的木棉,

  在天不曾放亮时起身。

  手搅著泥,头戴著炎阳,

  我做工,满身浸透了汗,

  一颗热心抵挡著劳倦;

  但渐次的我感到趣味,

  收拾一把草如同珍宝,

  在泥水里照见我的脸,

  涂著泥,在坦白的云影

  前不露一些羞愧!自然

  是我的享受;我爱秋林,

  我爱晚风的吹动,我爱

  枯苇在晚风的吹动,我爱

  枯苇在晚凉中的颤动,

  半残的红叶飘摇到地,

  鸦影侵入斜日的光圈;

  更可爱是远寺的钟声

  交挽村舍的炊烟共做

  静穆的黄昏!我做完工,

  我慢步的归去,冥茫中

  有飞虫在交哄,在天上

  有星,我心中亦有光明!

  到晚上我点上一支蜡,

  在红焰的摇曳中照出

  板壁上唯一的画像,

金沙澳门官网 ,  独立在旷野里的耶稣,

  (因为我没有你的除了

  悬在我心里的那一幅),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澳门金沙4166.am,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面这些诗行好歹是他撩拨出来的,  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